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地方網站運營

垂直社交產品面對的競爭和策略

時間:2014-12-03 09:34:39  來源:網易科技  作者:

網易科技訊 網易科技主辦的五道口沙龍第35期,11月30日下午在清華科技園舉行。本期的主題為“垂直社交”,網易科技邀請了脈脈CEO林凡。比鄰CEO劉進龍、課程格子CEO李天放、Zank CEO凌絕頂以及Blink CEO 施凱文到現場做分享。

垂直社交 五道口沙龍 課程格子 脈脈

這些垂直社交的創業者是如何從相對垂直領域切人社交,他們該如何識別競爭者和潛在的競爭者?又該如何建立自己的護城河?在沙龍最后的圓桌討論環節,各位創業者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林凡表示,脈脈不怎么關心競爭者,因為現在垂直社交領域都沒有做起來,說明大家都沒有把握住用戶的最核心的需求點。脈脈更多地把精力都放在與用戶互動的層面上,了解用戶不滿意的地方,了解用戶更本源需求。

林凡認為中國的互聯網產品的壁壘有幾個,一種是品牌的壁壘,你的品牌做得非常強的時候,這時候后進者就非常難進去。例如搜狗輸入法,番茄花園等。第 二種是用戶群體的規模,例如易趣和淘寶爭的時候就沒有建立起用戶的規模,進而被淘寶超越。脈脈目前沒有壁壘,還在努力地構建中。

比鄰CEO劉進龍則認為,比鄰在在國內和國外都沒有同類型的產品,比鄰是自己在做原創。劉進龍還認為,當淪為效仿別人的對象的時候,騰訊和百度如果去效仿是沒有問題的,有可能成功的,但對創業者來說一定做不成,因為你不可能靠這點優勢來戰勝別人。

劉進龍認同林凡的看法,他也認為垂直社交領域的產品都在構建壁壘的過程中。

Zank CEO凌絕頂認為,大眾的產品不擔心競爭,因為做出一個產品后,一定有很多同類的產品出現。Zank在產品內部都在鼓勵用戶之間的競爭,例如群組的功能是讓很多人建立自己不同的羽毛球群組

凌絕頂表示,防止自己的產品被拷貝,最重要的就是做自己,產品的功能和UI都可以被拷貝,最難拷貝的是內心。做Zank知道自己的弱點,要做約炮就做不好,Zank要做興趣類的東西,做線下活動類的,做你自己的時候會做得非常愉快,也會做得非常好。

Blink CEO施凱文則認為,社交產品的壁壘嚴格來說就是稀釋空間占多少,現階段看社交產品是沒有競爭對手的,一旦場景做得特別準的話,就是最大方式拓展用戶這是建立壁壘的唯一的辦法。

課程格子CEO李天放表示,如果你不能逃離競爭,就證明自己做得不夠好,課程格子一般把競爭這件事放在內心,如果有競爭存在,不能甩開它,就不停地用這個方式來鼓勵團隊,我們要想辦法可以跑得更快,跑得更遠。

這幾位創業者的社交產品是如何發展到現在這樣的,產品是如何演進的?

林凡表示,脈脈基本上是一步一步探索過來的,每一步都在前一步失敗的基礎上再往下走,脈脈走了快三年的時間,林凡認為,如果需求就在那里,堅持下去總有一天你能探索到你的方向。

比鄰CEO劉進龍表示,比鄰在剛做產品的時候有一個很簡單的邏輯:產品必須有趣。 當用戶量變多的時候,分層就出現了。比鄰現在要做的是怎么樣讓所有人有規律地匹配和尋找,另外還要考慮如何讓產品變得更加有用,這樣就不會怕產品成為現象級產品。

Zank凌絕頂表示,他創業的時候很樂觀,作為一個同志這幾年他最開心的時候是最開始做飛贊的時候,沒有被任何東西干擾,每天就做他喜歡的和他周圍 朋友們喜歡的事情,雖然飛贊一年只有1萬個用戶,但他沒有任何利益的訴求,也沒有投資人跟我說什么東西,我們甚至都不看什么留存率的數據,反倒是很好。

凌絕頂認為,還要做自己最擅長的東西。因為只有做自己最擅長的東西才能做得很好。他建議,如果想創業,甚至包括找工作和談戀愛都是,不要太勉強,不喜歡要多換幾個,總可以找到一個你喜歡的。

Blink施凱文則表示,做產品要找一個點把產品吃透,把其他干擾的東西去掉。把這個點做到最大。無論這個點是不是可以成功,首先要把干擾這個點成功的可能性合理地規避掉。要讓產品做得簡單,他經常思考怎么把80%的功能都砍掉,只留一個功能。

課程格子李天放則表示,他的團隊是越來越有經驗了,但產品迭代的頻率也越來越慢了,課程格子的產品可能帶著越來越多的用戶和歷史,還需要重生。

未來的戰略方向

林凡表示,用一種什么樣的產品形態能夠解決這樣子的更細分領域的人群的對接,其實是脈脈往下走的比較重要的事情;脈脈也要考慮如何在快銷的時代又能夠產生和沉淀一些有價值的內容;林凡還考慮,如何能夠把脈脈變成一個半開放的平臺。

劉進龍則很樂觀,他認為做社交類的產品是最不需要考慮盈利的,社交一定是很有趣的事,想象的空間很大,商業模式是前期最不需要考慮的一件事。

凌絕頂有自己的方法論,他表示,做產品的時候,真的需要一些最了解你的用戶群的那些人去做,創業者可能只能做自己那個時代的東西,應該想找一些年輕人做主流用戶群感受的東西。

施凱文的戰略則是:他會丟出一半的理論和可行性,一群大腦幫我把它生成ABC或者是X的形態,這是Blink的方法論。直接來說,就是不同的階段做不同的事情。

李天放很樂觀的表示,課程格子在一個很狹窄的領域,從年齡角度來說,只是覆蓋18到23歲,只有5、6年,這是因為課程格子的天花板相對來說是比較低,這也是一個優勢。

以下為為圓桌討論環節的實錄:

主持人:我叫傅昊,是行業垂直分析領域的記者,每次的沙龍圓桌討論環節都是一個外部的資深媒體人做主持,因為我跟四位都有面對面的交流,我們在這兒也學到了不少的東西,對垂直行業有一定的分享,所以我們今天就自己動手了。

各位嘉賓都是在垂直社交領域里深耕的,都是在一個相對垂直的領域切入進去的,切入進來的時候會有一些競爭者,我想問一下各位是怎樣識別自己的現有的 競爭者和潛在有可能的競爭者的?是怎樣來評價他們的?目前是不是相對于現在已有的競爭者或者是潛在的競爭者在自己的領域里建立起了護城河。

林凡:我覺得我們可能比較特殊,要說競爭者的話可能有非常多的競爭者,從最早的天際優勢開始都算是競爭者,現在大家比較多地把我們的競爭者說成是 linkin的中國的版本。我們自己的角度來講不怎么看競爭者,因為我們覺得如果說有成功的競爭者的話,其實在這個市場上就已經沒有機會了,現在大家都沒 有做起來說明大家其實都沒有把握住用戶的最核心的需求點,所以我們可能更多地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跟自己的用戶互動的層面上,他們對我們有什么地方不滿意, 背后包含了哪些更本源的內容和需求。所以我們可能不怎么看競爭者。至于說壁壘,我覺得中國產品的壁壘其實有幾個,一種是品牌的壁壘,你的品牌做得非常強的 時候,這時候后進者就非常難進去。比如說搜狗輸入法,番茄花園捆綁了3000萬的用戶基本上品牌就建立起來了,即便是QQ捆綁輸入法都沒有超越搜狗輸入法 的影響力。第二種是用戶群體多少人使用你,比如說易趣和淘寶爭的時候就沒有建立起用戶的規模。我們現在沒有壁壘,還在努力地構建這樣的壁壘。

劉進龍:對我們來說也是這樣的,我們不會太多地看競爭對手,因為我們一方面做的產品來說其實在國內和國外都沒有同類型的產品,我們其實自己在做原 創,我覺得為創業者來講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如果有辦法做一定要做自己最認可的一件事和方向,尤其是對最認可的分享有非常深入的理解,你會發現市場里某些產 品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但一定跟你想做的未來的事情不一樣。你不用擔心別人出了一個什么版本,關鍵還是要認清楚自己的事,那個東西一定要有很強的認知,你認 知這件事的時候更多的人要效仿你,而不是你要效仿別人,當你淪為消防別人的對象,對創業人是死翹翹的,對騰訊和百度是沒有問題的,創業者反過來做這件事情 是沒有事情的,因為你不可能靠這點優勢來戰勝別人。2003年的階段阿里剛開始做淘寶網的時候,我相信有很多人知道電子商務,大多數人不認為電子商務有多 么厲害,不認為這件事很強,這是一個意識形態的問題,即使是到今天來講,對傳統的零售行業,今天王健林和馬云還在打賭,我認為99%的人不用答復的,線上 一定會超過線下的,這是意識形態的問題。這個如果有優勢,這其實是最寶貴的,最難能可貴的,我們也是力爭在這方面能有清晰的認知,不要讓自己在方向上有更 多的偏差,如果這個想明白就是你的優勢,至于說壁壘,我相信我們還都是在構建的過程中,今天肯定不能說是哪個東西的壁壘很高,其實我們是一點一點在積累。

凌絕頂:首先還是歡迎競爭的,對很多大眾的產品不擔心競爭,因為出一個產品一定有很多同類的產品,我們在產品內部都在鼓勵用戶之間的競爭,比如說我 們有群組的功能我不能把官方創建一個羽毛球群組,是讓很多人建立自己不同的羽毛球群組,你會發現創建群組的人自己會通過拉用戶和組織活動,讓自己的群內部 就活躍起來,所以一定要鼓勵競爭。第二,防止被拷貝的很重要的點就是做你自己,我們同樣是看新聞我相信很多人還是看網易新聞,如果新聞只是有內容比誰速度 快,其實騰訊、新浪都差不多,但我們為什么看網易新聞?因為它是有態度的,它的跟貼很逗,我也看過騰訊的,我一看評論就不想看了,那真的不是我想看到的評 論。同樣的,產品也可以拷貝功能和UI,這些都可以,你有錢找一個人幫你做就可以了,但最難拷貝的是內心。做同志產品我知道我的弱點,我要做約炮就做不好 的。我們公司有80%的人都是有另一半的,所以我們要做興趣類的東西,做線下活動類的,做你自己的時候會做得非常愉快,也會做得非常好。

施凱文:社交產品的壁壘嚴格來說就是稀釋空間占多少,現階段是沒有競爭對手的,一旦場景做得特別準的話,就是最大方式拓展用戶這是唯一的辦法。

李天放:最近有一本書《0到1》,可能它的最高級別是一句話,競爭是屬于失敗者的,我覺得這句話今年很火,我07年就知道這句話了,如果你不能逃離 競爭就證明自己做得不夠好,我們一般把競爭這件事放在內心,如果有競爭存在,我們并不能甩開它,我不停地用這個方式來鼓勵團隊,我們要想辦法可以跑得更 快,跑得更遠。對我來說最難的一點是,所有的外界是很簡單的,最后是靠數據,但對內部我想的最大的一個問題是,怎么讓團隊最年輕的我人不要被競爭干擾,不 要讓他們故意想競爭這件事情,比如說設計師要想這件事,自然而然產品同質化,這是非常不幸的一件事,所以我們想當事情發生的時候可以引導團隊,以樂觀的角 度看這件事,引導大家跑的更快。

主持人:剛剛聽各位嘉賓談了一下對競爭的看法,其實可以感覺到每一個產品所面臨的競爭的態勢都是不一樣的,各位對競爭的態度和處理的方式也是不一樣 的。談完競爭我們可以回來談一下自己的產品,每一款產品的產品形態都是有一個演進的過程,下面的問題是想請各位談一下自己的產品從一開始到現在的形態是什 么樣的演進的路徑?在這個過程里都有一些什么樣的考慮?

林凡:我們走了很曲折的道路,因為從12年出來創業我就一直想解決朋友幫忙找人辦事的需求,從最開始的時候我們在PC上做人的搜索引擎,做人的分類 目錄就是想解決這個需求,做著做著就發現這個需求不能像信息那樣解決,因為在百度上面在hao123上面找到內容就找到需求了,找到人以后需求剛剛開始, 你還要跟人交流,從線上到線下,所以我們后面從PC轉移到移動互聯網,我們不能泛泛地找人辦事,我們要集中在某一個領域,我們先做的領域其實是分類交友的 領域,通過朋友介紹他的單身的朋友切入到婚戀交友的移動的領域,做了半年多發現不行,因為運營的問題,我們的用戶是沒有朋友的朋友這樣的關系的,做了半年 也不是很成功,越做越像陌生人的社交,我們之后放棄回過頭來做職場社交,選擇職場作為一個切入的點。這個過程其實也是一個變化很大的,最早的時候想做職場 社交根本不是做社交之我們想做內推,找朋友推薦找工作。第一個版本為了考慮年輕的問題做了一個匿名八卦,去年10月份做的,其實跟秘密很像,可是我們比他 們早幾個月的時間,逐漸地演化到了實名的社交,演化到了很多的一些功能,所以基本上是一步一步探索過來的,每一步都在前一步失敗的基礎上再往下走,我們也 走了快三年的時間,我的觀點是如果需求在那邊了,堅持下去,總有一天你能探索到你的方向。

劉進龍:我們更多是圍繞著有趣,不要說有多少是創業者,我們在做產品的時候很簡單的一個邏輯,產品必須有趣,必須跟別的產品一定不一樣,只有這個出 發點。所以說在2012年之后我們開始研發,可能花了8個多月的時間才研發出來,因為可能在場做技術的有人知道,沒有那么簡單,編解碼不是很簡單的。產品 上來之后我們花 一年的時間都是在做有趣,盡可能讓產品奇葩的地方一定奇葩起來,能盡可能不一樣就盡可能不一樣,管是出發點還是什么。這個過程做著做著到后面有了1000 萬注冊用戶的時候就發現了一個問題,原來這不是簡單的好玩或者是心理學的我們從2013年5月份到2014年5月份都聊心理學的問題,跟我們聊的用戶女孩 子都要跟我領結婚證了,因為我要了解用戶的心理是怎么想的。到今年的6、7月份就不一樣了,就是一個社會學的問題了,有一次一個用戶講了這樣一個案例,他 用了一天覺得挺好玩兒的,后面男孩子問他幾個問題,說你是在哪里,說我是在北京,你在什么行業是傳媒行業,一個月可以賺多少錢,這個女孩子說差不多8、9 千塊錢吧,這個女孩子就很郁悶,她覺得已經很低了當用戶量變多的時候,分層就出現了。所以說今天在做產品的時候,覺得可能開始的那一天開始知道了這么多未 必敢這么做。所以為什么在移動互聯網創業的時候,成功的人或者是以前感覺到很高大上的人今天做移動互聯網是非常有難度的,因為會想很多,導致了你在開始的 時候會想把它做得很重,第二方面有很多的問題是解決不了的。所以為什么草根創業者非常有優勢?因為他想得很簡單,就把那么一個點,相當于圖釘一樣,做起來 再說。今天我們遇到的問題跟那個會不一樣,我們會做有趣這不是最關鍵的問題了,我們今天想的是怎么樣讓所有人有規律地匹配和尋找,另外一方面怎么讓這個產 品變得更加地有用,這是今天花了很長時間想明白的,這一步如果能走得好的話,對產品來說是有價值的。我們就不會怕這個產品成為一個現象級產品,只要他有用 就一定會存在。

凌絕頂:我分享一點,作為一個同志這幾年我最開心的時候是什么時候?是我最開始做飛贊的時候我沒有被任何東西干擾,我每天就做我喜歡的和我周圍朋友 們喜歡的事情,所以我們一年只有1萬個用戶,我沒有任何利益的訴求,也沒有投資人跟我說什么東西,我們甚至都不看什么留存率的數據,反倒是很好。我在做自 己最喜歡做的,做我的朋友最喜歡的事情。這一年的創業不是很開心,因為你發現你在為別人活了,你在想我下一步的融資的時候該怎么辦,媒體怎么報道我們,用 戶會不會夸我們,你這種得失心特別重,我覺得這是一個悖論,現在做一個創業很酷嗎?我不考慮這些,我覺得很多人都不會不考慮這些的。但的確當我不考慮這些 的時候反倒是做得很好很開心,這是我最近的一個感受。所以我覺得我們接下來可能真的要返璞歸真,我會繞了一圈還要做自己最擅長的東西。因為只有做自己最擅 長的東西才能做得很好。所以如果大家想創業,甚至我覺得不光是創業,包括找工作和談戀愛都是,不要太勉強,這個工作你不喜歡真的多換幾個,總可以找到一個 你喜歡的。你談戀愛的對象真的可能不是特別喜歡,但你總說不出口,其實就應該勇敢一點說出去,總會碰到一個你喜歡的人,創業還是要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情,成 功者都是這樣子的。

施凱文:我們最開始的時候找到了一個點,把這個點做到最大,無論這個點是不是可以成功,首先要把干擾這個點成功的可能性合理地規避掉,首先是要讓產 品做得簡單。簡單說起來比較容易,我也是做了很多產品,不管是產品經理還是什么才懂得了怎么簡單,首先是看功能,怎么把80%的過程都砍掉只留一個功能, 這個過程中驗證的環節怎么把所有可能干擾這個點成立的東西都去掉,分不同的階段驗證它,這是我們一直的指導原則,到現在也是這個點往下走。因為我們的產品 上市時間比較短,基本上上線和現在的樣子沒有本質上的變化,未來基于這個點可以擴展,因為一個點一旦成功了,第二步要做的事情就是反噬。很多人不看好一個 點,覺得這個點撐不了太大,第一年獲得了5萬多用戶,第二年一下子翻了上百倍,如果把東西做深做透,干擾這個點的東西去掉就是一個邏輯。大家知道這個有 5000萬的用戶,開始做云短信和錢包,那一天是可以肆無忌憚地加東西的時候了,我們找一個單點把產品吃透,把干擾的東西去掉。

李天放:我們做了兩天多一開始只是一個課程表,迭代是非常非常快的,我們圍繞著幾個功能一打開就可以看到你的課數據是準的,制造的這個課表比較簡 單,你可以看到同學是誰,我們發現我們的團隊是越來越有經驗了,但我們迭代的頻率也越來越慢了,我們的產品可能帶著越來越多的用戶和歷史,還需要重生。我 第一次打開Blink的時候覺得這個動畫特別爽,在一個課程格子里,累計了兩年多的歷史,重構是很痛苦的事情,我們一直沒有敢做這件事,我們做新的 App,做平行創業和產品開發,我剛回國的是做豆瓣,之后從產品和技術的角度上把產品切成好多的App是部分美好的事情,無論是作為工程師還是產品經理都 是很棒的。豆瓣的CEO說這是一種解放。因為在中國做ASO,發現這種東西是有很多的模式的,我們一直忍著不做第二個、第三個App,我們發現這是特別好 的事情,我現在自己參與到一個項目中,我們把所有學到的東西都寫在紙上,說今天如果對大學生的了解再重新設計一個課程格子,拋開以前所有的東西,出來的是 什么樣子的?出來的樣子我們自己都蠻驚訝,有時候要拋開以前所有的東西重新做。我們現在是在這樣的一個階段。

主持人:各位聊了產品形態和整個產品的發展的過程,我們最后一個話題來聊一下面向未來的戰略方向,因為每一款產品從切入期開始到用戶規模化的過程 里,其實每個階段前期的做法和產品形態都是不適合后期的發展,比如說一開始10萬、200萬,5000萬、1億,每個用戶數的層面在統計的意義上都有不同 的用戶行為,會產生不同的用戶分布,這個一定會和現有的產品形態和未來的戰略發展指向有點狀的關系和未來發展的聯系。我想問一下各位是怎么來看和做的,在 這個過程中是怎么來做平衡的?因為戰略指向未來會到公有化的時候會和商業電信有關系,和前期還是有很大的不同。而且這個過程里會很發散、很開放,你怎么能 夠摒棄掉一些變現的誘惑或者是你很清晰地加入一些功能,怎么來做這種取舍?我就是不要加這個東西?這是做到后期實踐中要很好平衡把握的東西,但是如果把這 個東西做成,前期一定是要想好的,創業這個東西在前期快速迭代是有益的,有效的,到后期完全拷貝這個模式未必是有用的,各位怎么來看的?

林凡:我們比較早才150萬用戶,我們前期有趣比較難做,可是我們的有用是與生俱來的,不用太多考慮。慢慢走到今天可能有幾個比較大的問題和挑戰。 隨著用戶進入的數量越來越多,身份的真實性和資料的有效性,這個層面是慢慢會面臨的一個很大的挑戰,現在可能會有一些疑似是騙子的人進入到這樣的體系結構 里來,我們有一定的好處,一定是從熟人的通訊錄網絡往外走的,這樣會得到很大的抑制,可是還是會有。第二,圈子的有效性,慢慢用二度人脈網絡,已經比較好 地把用戶的層次還有所在的行業做了很好的區隔。人的需求總是無止境的,大家出來都是互聯網的甚至是創業的,但會有更進一步的需求,說我是O2O的創業者, 我希望周圍看到的都是O2O的創業。所以,用一種什么樣的產品形態能夠解決這樣子的更細分領域的人群的對接,其實是脈脈往下走的比較重要的事情。第三,移 動的社交其實越來越碎片化,這種碎片化其實會讓很多不是那么高質量的內容泛濫,比如說拍一些自拍或者是講一些今天的心情的不爽,這個內容的價值其實是有限 的,如何在快銷的時代又能夠產生和沉淀一些有價值的內容,像當年一些BBS社區的板塊,其實是有一些比較有價值的內容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值得體會的,這部分 的形態如何跟社交和Mobile 聯系在一起,也是值得思考的問題。最后,我們可能把招聘作為第一個功能點推向了用戶,作為工具的屬性是可以幫助到很多的用戶,有很多人在上面可以找到他很 滿意的工作,其實我們很希望涉及到更多的點,比如說線上到線下活動的聚會,或者說一些供求的達成,或者說一些合作的達成,包括投融資的達成,每一個領域其 實都是很值得做的一件事,我們也在思考說如何能夠把脈脈變成一個半開放的平臺,我 跟合作伙伴合作,或者有人提供在線教育和在線培訓的模塊,嵌入到脈脈里面來,在中國很難做完全的開放平臺,最終會導致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過程,大部分的開 發者沒有優秀,如果在半開放的環境下,讓真正的開發者為這個平臺產生價值和貢獻,也是脈脈今天還比較小,但已經開始有很多的合作伙伴愿意跟我們探討和商 量,如何把生態的鏈條給做大,以上的這幾個問題是我們今天考慮得比較多的內容,節奏其實也很重要,我們一直覺得特別優秀的產品形態如果特別簡單讓大家一看 就懂的時候,確實比較容易被大公司模仿。現在脈脈處于很微妙的階段很多人看不懂,也有很多人覺得很有用,爭論很大,關注度也比較大,這個過程中我們希望讓 那些真正有需求的人能夠用得起來,讓那些只是作為觀光團來看一眼的那些人又看不懂,對一些創業公司特別是大公司盯得比較緊的領域我覺得反而是一個策略。

劉進龍:做社交類的產品是最不需要考慮盈利的,一點不排除今天的創業者來講最想進入的領域就是社交,我昨天還和做電商類的產品的創業者聊過,說他的 產品很成熟了,他想做社交我想你要想清楚這一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事,社交一定是很有趣的事,想象的空間很大,商業模式是前期最不需要考慮的一件事。我們看其 實從08年、09年移動互聯網開始在中國出現和普及,不管是早期的check in 、INS,以及微信早期的產品多今天的匿名的社交,其實產品非常非常地多。但今天對中國來講算是移動互聯網上市一家公司,就只有一家,而依然能夠看到的最 有想象空間的就是社交。因為我其實并不是學計算機出身的,我是學商務的,我的很多朋友創業都是在傳統的行業里,但有很大的區別你發現傳統行業人的創業做生 意賺錢,但是你發現互聯網里面所有日的創業是夢想,至少我相信每個人都是在沿著夢想在做事情,這是社交產品有極其有魅力的地方。所以我們愿意投入很多的時 間夜以繼日的嘗試,這是很美妙的一件事。所有人都在交流著站起來,這是很大的、很令人興奮的事。我們在做的時候,至于說哪些事情可做哪些事情不可做,減功 能極其痛苦,做這個還是不做這個功能,我們的PM可能有很多好的方案,任何解決今天的問題一定有很多種方案,至少在我們今天遇到的問題里,解決每一個問題 至少三種方案,至少有三個PM有三個腦袋會講有三個非常棒的方案放在我們面前讓我們選擇,哪一個是最OK的,我們的CEO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OK與不 OK只有一件事最關鍵,也就是說這個事跟未來是可以劃等號的嗎?我跟很多創業者交流的時候,死翹翹的案例是原來想的方向在這兒,但是解決今天的問題現在了 這么一套方案,后來干什么都不知道了,這是很讓人困擾的,很容易讓創業的團隊沒有方向感或者是處于迷茫的狀態的。所以我們加一個功能想的最多的功能是加了 功能之后,用戶對我們產品的認知會發生什么樣的改變為未來是有價值的還是沒有價值的,跟用戶今天的需求是不是一樣的,我們一直在找平衡點,如果這個平衡點 加上去,至少不會有一個讓你陷入到一個泥潭的狀態,這是我們做產品的方法論。

凌絕頂:這個問題我沒想好。

施凱文:有幾種狀態,首先是空間內的失控,未來有特別大的期待和場景,也希望帶來很大的改變,比較初級的創業者一開始會構建平臺,平臺會干擾你太多 的東西,基于此大家知道哪個是重點。還有是我希望未來會變成ABC的樣子,變成ABC的某個點是很容易的,第一步要做的是完全不去想,從此在腦中丟開了 ABC,我的點盯在EF說,最快速驗證的時候這個失控是很有意思,在組織內的不按組織的計算形式會帶來超出想象的東西,也許最后成功了會發現跟ABC完全 不一樣,但因為ABC導出了EF,我們會快速地導出用戶群,這是一個企業很性感的根本。如果今天做A明天可能到B,后天到C,我只能說運籌帷幄,但互聯網 就變得沒有意思了,我比較喜歡的是丟出一半的理論和可行性,一群大腦幫我把它生成ABC或者是X的形態,這是我們的方法論。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不同的階段 該做什么事。我們做單曲搜索都砍掉,一部分是版權的規避,一部分是因為同質化非常地嚴重,我們希望快速地知道是干嗎的,還有驗證來獲取用戶,我們拿到了 50萬用戶,活躍度非常高,種子用戶說我沒有辦法收藏和單曲播放。第二個點是我們什么時候把功放的功能加上,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可能額外地加上600多萬的 版權費,以便我進行下一步的夢想。所以說這可能是根據用戶和當時的階段和市場形態。四步創業法里有一個理論,創新者、跟進者、正常使用者。創新者是快速地 形成傳遞感快速地離開你,他們再次進入的時候是懷疑者進入,99%的公司在這個階段就失掉了,如何引入到跟進者,再使用到正常使用者,我做什么事是完全取 決于很多因素的。包括市場因素和價值因素,這是CEO對更多數據把持的程度,做這個的目的是什么。我們第一是如何在框架內失控,第二是不斷地持續收取各方 面的信息,對的方式作出一個對的決定。

李天放:我覺得其實太多維度了,比如說架構上,我們改過三次架構,10萬、100萬、1000萬的時候所有的后臺數據庫語言都換了,我覺得從產品角 度上我感觸比較大的一點是用戶反饋,最早的時候用戶反饋都是我一個人看的,我會每天回答每一封用戶反饋,我認為這是階段A,是非常美好的階段,大家都會特 別喜歡這個階段。第二個階段是用戶反饋看不過來了,而且我們的有一點被動地在走,因為增長很快,用戶提需求和bug,整個團隊在修復這個東西,這個階段是 蠻好的,我們的產品很爛,抓住了一個需求點。第三,用戶反饋太多了,每天超過1000條的時候團隊有一些麻木,有一段時間大家有一個狀態是都不看反饋了, 一個bug會看到100個同樣的反饋。大家忽略這些事情,這是蠻危險的階段,可能有一個案例,我們有一個安卓的桌面小部件,說你可以用課程格子把這個拽到 桌面上,每天看著它就可以了,這部分用戶都不是我們的用戶,因為他從來不打開App,我們用戶群里大約有70萬這樣的,他打開一次之后也不用。我們也會拿 出去作為數字忽悠投資人,或者說以后對他們沒有任何的盈利模式的打算或者是考慮,想想70萬人其實每周還看一眼這個東西,我們還應該把它做好,可是他們變 成了小眾人群我們就忘掉了他們的需求,可能有一次我們去學校看到說很多同學過來說課程格子有很多的bug,我們都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他們掏出來,我們發 現有一個格子顏色和字體是一模一樣的,他們看不到這些課他們就覺得特別特別地痛苦,我們也不知道怎么在這個階段能讓團隊再對一個人的需求興奮起來,這還是 蠻重要的。

凌絕頂:我覺得有一個角度,可能從技術角度的變化,有些是從不同的角度,我們做社交的產品,發現用戶在變化,不同的階段用戶在變化,特別是同志這個 領域即便大家不是同志,但你想一想這幾年你對同志的了解其實都是在快速的變化的。其實同志群體仍然是這樣子的,可能在web階段大家面臨的主要的問題是我 是不是心理疾病,我該怎么辦?我會不會感染HIV,我怎么找到另一個同志,也就是四五年前他們面臨的是這個問題,隨著微博和微信社交產品的,隨著移動互聯 網的發展大家慢慢又變了,他們找到同志很容易,因為信息的便利他們對自我的認同也非常容易,他們接著面臨什么問題?面臨的是我如何在那么多的同志中找到一 個我可能跟他愿意發生一些關系的人,無論是長久的感情還是短暫的關系,還是說在線下一起去一個酒吧,你會發現科技的進步,人的大腦的進步,我服務的同志的 群體他們發生了很多的變化。怎么解決這個問題?我是81年的,我真的覺得自己已經老了我不可能再做產品了怎么辦?我有一個方案就是找一些年輕人來做,所以 我們現在的產品是一個93年的小朋友,還有一個89年的拉拉他們在做這些產品。我覺得這算是一個解決方案,如果我們自己在創業做產品的時候,真的需要一些 最了解你的用戶群的那些人去做我可能只能做我那個時代的東西,我想找一些年輕人做主流用戶群感受的東西。我最開始不會用Blink,但我一點不是說這個產 品怎么這么差,而是我們OUT了。

主持人:我非常感謝凌總。我們今天來的嘉賓是很實在的,今天不只是嘉賓,在場的觀眾有很多是一直站在這里堅持到現在的,我覺得你們有這種精神未來一 定會成功的。但是,成功不僅僅是要堅持,還要講方法,所以說下一次請你們來得稍微早一點。咱們前面的環節就到這兒了,最后留三個提問的機會。

提問:社交的各種App非常地火,一些明星都開始做自己的App,比如說吳秀波,你們對明星做的App做自己的社交有什么看法?前景是什么?

林凡:這不是我擅長的領域,我們曾經也做過一款針對明星粉絲的社交的產品,探索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我的感覺是這樣的,社交其實特別強調平等,但做明 星的社交很容易走到他跟明星之間的聯系和互動的層面上,這種聯系和互動是單方面的,而且在微博上已經能夠解決90%的需求,我認為如果說走明星的社交的路 線的話,一個很本源的東西是如何讓明星的粉絲之間互動起來,而不是粉絲跟明星之間的互動。這是我個人的一個觀點。

提問:我想問一下李天放先生,有很多工具性的產品在轉社區產品過程中有很多的便利但也有一些阻力,課程格子針對大學生的群體是如何對工具吸引過來的用戶做內容生產和沉淀的呢?

李天放:我們在一個很狹窄的領域,從年齡角度來說,我們是18到23,就是5、6年,這是因為我們的天花板相對來說是比較低,這也是一個優勢,是因 為年齡段非常相同的人是有很大的社交需求的,如果你的定位只是全部女性,可能16歲的小姑娘和40歲的女士沒有什么太多的溝通需求。第一是我們試圖最大化 地利用這個優勢,所以轉化率應該是最高的,據我所知。因為我們的人群最狹窄,不是說任何其他的原因。第二,不能勉強,像我剛才說的有很大一部分用戶就是想 要一張課程表,我們應該做的不是硬塞一個需求上去,我們把部件做到最好,滿足需求就結束了。我覺得工具最多是提供種子,課程格子的工具對我們做 social就是啟動的工作,因為從0到1是非常難的,我們先有足夠的用戶只可以產品1/10的用戶就可以轉化成種子,之后做一個校園社交產品是第二個問 題,這樣的人群是不一樣的,可以完全接受這個觀點。

提問:劉總我想問一個問題,你放PPT的時候看社交1.0、2.0、3.0,我個人感覺1.0到2.0是圖片比文字多一點,3.0的時候社交需要循序漸進的過程,你是怎么思考的?

劉進龍:比鄰社交是中間狀態,我們會把產品定義成是一個社交化的生活服務產品。所以說,如果我的目的是把對方約到線下見面,我覺得聲音不如文字好, 但聲音有自己的魅力所在,比如說今天有一個女孩子失戀了,解決方案是什么?找閨蜜來聊天,但你會發現其實很多時候你的閨蜜也罷或者是知己也罷就是一兩個, 但每個人都有這方面的問題。這個問題我相信有一天會發生一件什么事?就是一年之后當這個女孩子失戀的那一天,她想的閨蜜一定是比鄰。因為以前的互聯網在 PC互聯網時代最大的魅力是把地理位置的局限性打破,所有的購物都發生在互聯網,但今天有一個很美妙的事情,因為今天的移動互聯網都是隨身攜帶的,就能解 決生活中習慣性的問題。當一個人失眠的時候本來不是一種病,我們為什么要吃藥?其實是情緒的問題,我相信一年后,如果一個人失眠了,比鄰是他最好的解決方 案,這個問題是OK的。對比所有的東西來講,關鍵是解決的需求是什么,因為我認為其實通話有一個很好的地方是能夠讓互聯網觸及到以前以前觸及不到的領域和 生活習慣,如果能解決這個問題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這是我們每天為什么有動力來做這個事的原因。

主持人:非常感謝進龍。我們今天的分享環節就到此結束了。感謝大家今天到場給網易捧場,也祝福大家在未來自己的創業道路上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謝謝大家!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O2O觀察:愛鮮蜂如何做到一小時配送
O2O觀察:愛鮮蜂如何做
相關文章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彩客网北单